青无鸦

主博却安柒,绑画原一,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姐姐
懒癌发作离家出走,cp洁癖症晚期重症患者,脾气豹躁。
雷安雷安雷安,不吃对家,你跟我谈对家我跟你急。
子博随便写写,所有吃的cp拒拆拒逆否则跟你急,因为吃了会死掉【bu
最近想把这个博上面的文全转到主博上面去,所以当各位小天使们看到了不要吐槽“啊啊啊鸦鸦你的文被那个叫却安柒的给盗啦”😂😂😂

【雷安】雷总教你如何捕捉鲛人

◆我不该作死,给自家绑画小姐姐原一的点文 @一原硬币

◆小短篇一发完,傻白甜没有刀,要刀去戳我的【深海与飞鸟】x

◆以上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






雷狮是雷王国的三皇子。

并且是最有机会成为下一任国王的三皇子。

但是他立志要去抓捕一条鲛人。

于是他逃出了皇宫,去海边当了一名渔夫。

这边皇宫找人都要找疯国王直骂雷狮是个败家子就恨不得挖地三尺把整座皇宫翻过来找了,那边雷狮倒好,翘着脚坐在一条刚抢来的小破船上,双手交叉搁在脑后,斗笠盖在脸上,旁边还支起了一根鱼竿。

小时候在皇宫里听嬷嬷们讲故事,说鲛人只会出没在雷王国东面的安定海。他们世代居住在深海的宫殿,拥有世间最美的歌喉和容颜,织水成绡,坠泪成珠。

……事实证明雷狮可能是被这个故事荼毒得最深的皇子。

当其他的皇子才只有十岁的时候便相信这世上是不会有鲛人这种骗人的东西了,而雷狮直到现在,十八岁,还在坚信雷王国旁边的安定海里一定有鲛人居住。

第一次被其他皇子嘲笑自己异想天开的时候,雷神握着他的大锤子,把他的兄弟从上到下挨个儿给揍了一遍。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嘲笑雷狮的鲛人梦。

至少是在雷狮面前。

逃离皇宫的第三天,雷狮在船上坐了一整天,到夜幕降临时,他的鱼篓里只装了两条文鳐鱼。

……算了将就吃吧。

“烤鱼的味道应该很不错。”雷狮拎着鱼尾巴,一边上岸一边自言自语。结果一只脚还没踏上岸边,就瞬间被身后泼来的水淋了一身,手上一个没抓住就让好不容易到手的两条鱼扑通一声重新滑入水中。

与此同时身后还传来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恶党!不允许你吃那两条鱼!”

“妈的,敢泼老子一身水?很好,你死……”

怒气冲冲的雷狮转过身,看到面前的景色,原本即将脱口的“定了”两个字便瞬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该怎么描述呢?

那个人下半身潜在水里,只裸露出白皙的上半身。雷狮看见他有一头棕色的发,碧色的眼眸警惕地望向自己的方向。逆着月光而来,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斑驳的光影。

长得还挺好看的。

这是雷狮脑子里的第一想法。

然而他的目光微移,下一秒便注意到在对方的两颊边,分别生着金色与蓝色的鳞片。

雷狮眼眸微眯:“鲛人?”

“诶,不、不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一眼认出来了,安迷修回想起长辈们说过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遇见了千万要躲,连忙否认道。

“你鳞片没盖住。”

“……啊?”安迷修迟疑地摸了摸脸,身后的水面上浮现出了一条金蓝两色的鱼尾。

雷狮:“……”他这算是自暴自弃了吗?

安迷修:“……”他一个不安就会忍不住摆动鱼尾啊他有什么办法?!

最后还是雷狮噗嗤笑了一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没想到,你这鲛人还是挺蠢的。”

“你才蠢!”

安迷修不想理雷狮,反正刚才的那两条文鳐鱼也逃走了,他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正打算下潜的安迷修忽然听见雷狮问了一句:“喂,笨蛋鲛人,本大爷问你,刚刚为什么要放走本大爷的鱼?”

“……文鳐鱼是鲛人一族的传信圣使,我总不能看着你伤害它们。”

“就算这样,放走了本大爷的鱼,你就不给我一点赔偿吗?”

“……好吧,那你要什么?”

安迷修随口一问,雷狮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鲛人:“你能长出一双腿吗?就像海的女儿里面的那样。”

“……醒醒,你童话看多了。”

本来还以为雷狮要什么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结果问的问题这么没有建树。安迷修面无表情地转身,只一个瞬间便在海岸消失了踪迹。

结果在第二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安迷修还是出现了。

“恶党!都已经告诉过你文鳐鱼是我族的传信圣使了!你不要再抓它们了!”

安迷修抬起尾巴就是一个横扫,幸好雷狮躲得快,一个闪身就到了岸上,大片的水花在他面前一朵一朵地溅开,没有一滴溅到他的身上。

“我想怎么做,你管得着吗?”

雷狮一边拎着鱼尾巴甩来甩去,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你不想我吃它们?那好啊,你坐在我旁边,给我唱首歌就好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看着雷狮笑得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安迷修略微迟疑了一会儿,应道:“那好吧,不过你先放了它们。”

“行。”雷狮一挑眉,抡起胳膊就把鱼往海里扔。

“你能不能温柔点?!”

“不能。”雷狮拍了拍旁边的一块岩石,“这下你总该给我唱首歌了吧?”

安迷修瞪了他几秒钟,最终还是游了过去,双臂一撑便坐到了岩石上。雷狮这才看得清楚,安迷修的鱼尾的确是双色的,一半是灿烂的金色,一半是明亮的盈蓝色,两种颜色交接的地方还有完美的过渡色。

十八年来,雷狮第一次听到鲛人的歌声。仿佛是茫茫大海上忽然出现的圣月光,冲开了所有雾霭迷茫,直直地撞进人的心底。

“喂,安迷修,你以前有没有给别人唱过歌?”

“海鸥,鱼群,还有珊瑚和岩石……”

“以后只给我一个人唱。”

“你怕不是有病吧?!”

这样说着,安迷修抬起鱼尾就要拍过去。雷狮眼疾手快地伸手抱住了金蓝双色的鱼尾死死嵌在怀里,表情十分欠揍。

“哟,投怀送抱呢这不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啊。”

“……我明天不会再上来见你这个恶党的!绝对!”

然而第二天,安迷修还是上浮了。

因为雷狮又抓了两条文鳐鱼。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一尾巴呼死你这恶党的,信我。”

皇宫派出来的人找到雷狮,是在半年后。

这边两个士兵不要命一样地边向这边跑来边高喊着“三皇子殿下请跟我们回去吧”、“诶诶诶三皇子殿下您别跳海啊”、“三皇子殿下请三思啊”,雷狮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们,只是站在距岸最远的那块岩石上,纵身向海里跃去。

冰冷的海水转瞬淹没他的头顶,他勉强睁眼,幽蓝的阳光穿透海面落在他的身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下坠了多久,只知道在自己终于要断气的时候一双手从自己的腋下穿过拖起自己,而后有什么温润柔软的东西覆在他的唇上,将空气一寸一寸地渡入他的口腔。

雷狮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周围完全被水打湿了。安迷修坐在一边,见他醒了,毫不客气地抬尾就是一巴掌。

这次终于打在了雷狮的脸上。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死了!”雷狮发誓他从来没有看见安迷修这么生气过,仿佛能一口把他给吞了,“就算你再不喜欢回去当皇子,也不必跳海吧?!”

“咳咳……”雷狮咳出几口水,勉强支着身体坐起来,目光却是不转地看着安迷修,“不是有你在呢么?”

“有你在,我又怎么会死呢?”

雷狮扯了扯嘴角,安迷修立马瞪着他:“少贫!”

“诶对了,之前在水下的时候,你是不是占了我便宜?”

“明明是你占了我便宜!”

“没关系都一样,现在本大爷允许你占回来。来来来,亲这儿。”

“……”

雷狮扣住安迷修的后脑勺,动作不似平时的粗暴,只是轻轻地,轻轻地撬开了安迷修的唇。

今晚月色正好。

FIN.

评论(4)

热度(236)